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年度热门 · 性侵无关圈子,任何有着上下级关系的地方,都可能藏着受害者

图片:《不能说的夏天》

虎嗅APP,聚合优质的创新信息和人群

亚洲城ca88 www.esellerproimages.com

电影《不能说的夏天》中,女主角白白遭遇性侵后,露出的那张满是伤痕的、写满“痛苦”的后背,刺激了很多看客的观感。如今,这种痛苦持续弥漫在 2018 年的这个夏天。

1

今天(7 月 25 日),“资深媒体人”章文被曝性侵。

一篇《章文,请停止你的侵害》(微博网友转发)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开来,该长文细述了事件经过,作者明确表示:“2018 年 5 月 18 日,我被章文强奸了”。

作者叙述,章文是自己“导师的好友”,在某个好友群里加的自己,在章文的某次饭局上,醉酒、身体不受支配的自己被章文带到他位于一个小区的“茶室”,“进了茶室,灯都没有开,他开始抱住我,脱我的内裤......我一直在求他放过我......”最后离开的时候,章文还告诉受害者:“已婚的男人都是这样?!?/p>

再次见面时,章文对受害者说了以下的话: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 100 多个女生;做过十几年的记者,认识无数圈里的人......

文中,作者还放上了一些短信截图,来证明和章文之间的往来沟通,截图的短信中不乏威胁的内容。

同时作者透露,章文性骚扰过不止一名女性,目前,章文本人正在申请移民美国。

公开资料显示,章文其人,是南京师范大学新闻学硕士,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知名媒体人、时事评论员。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者,多家媒体专栏作家。历任《南风窗》记者、《瞭望东方周刊》主笔、新华社《环球》编辑部主任、《中国新闻周刊》编委、《新世纪周刊》副主编。

很快,文章在媒体圈内和很多大 V 那里得到了回应。

作家、媒体人蒋方舟发朋友圈,称自己也被“此人”性骚扰过,她直言:这种人就该坐牢,人渣!

据蒋方舟在朋友圈的自述,章文和其一同去日本参加过交流项目,回国前一起吃饭的时候,章文一直摸其大腿,被制止后继续下手,还“试图尾随”。

随后,资深媒体人、记者易小荷也发声指证,在和章文在《中国新闻周刊》做同事的时候,章文就曾经借机摸其大腿。

事件发酵之际,章文本人在朋友圈淡淡发了一个只有两句话的“我的声明”:1. 鉴于网文作者是匿名,我本没有回应的义务,但要给关心此事的朋友们有所回应;2. 我未强迫他人做网文中的事情。

随后,其委托律师发表如下声明:

媒体圈已然迎来大动荡。

前南方报业传媒集团高级编辑,专栏作家鄢烈山发文质疑蒋方舟等人,称“蒋方舟的名气比章文大很多,章文这个‘公知’在人前尤其是熟人面前,还是顾点脸面的......”鄢烈山表示,如果蒋方舟认真拒绝,章文怎么可能不断摸其大腿?他认为,是蒋方舟当时不拒绝不制止,现在在网络上毁人清誉,并形容蒋方舟“真的很邪恶”。

套路与章文和其律师颇像同一个路子。

蒋方舟很快在微博回应称:骚扰的人清白,实名举报的人邪恶?正是因为我“比章文名气大”,所以说话要负责的更重。如果章文觉得无辜,请亲自出来对质,不要借别人的口诋毁。另,鄢烈山老师不要以为这条删了就可以装没事人。

鄢烈山虽然很快隐藏了那条质疑蒋方舟的微博,但二人你来我往的口水仗已经打了起来。

晚间,章文本人在社交媒体上作出公开回应。

章文称当天晚上发生的事出于双方情愿,对方“是 27 岁左右,在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就职的一名女律师”。并且自己和蒋方舟、易小荷之间出现的情况都是在酒后,喝酒之后就是合影,会做搂、亲、抱等亲密状,其还强调蒋方舟“交了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并直言自己为了家庭一直“忍气吞声”。

一石,已激起媒体圈的千层浪。

就在下午,曾任《南风窗》驻欧洲记者,兼国内若干影响力媒体专栏评论员及社论作者,《新京报》首席评论员、东京大学客座研究员、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译丛”创始主编委员,南开大学副教授熊培云也被举报了:

2

章文事件受害者的长文中,还提到了“雷闯性侵门”。

雷闯的身份比较特殊:知名公益人、乙肝公益组织“亿友公益”创始人。

该受害者同样选择了匿名,并用一篇长文,讲述了自己在 2015 年参与亿友公益徒步时,被雷闯性侵的经历。

文中内容显示,2015 年 7 月份,在“亿友公益”举办的“益行去北京”的徒步活动中,雷闯对自己非?!罢展恕?,给她买冰淇淋,邀请她单独去景区,女生当时还觉得很感激,甚至认为这是“公益领袖”对自己的一种认可,也就没太在意雷闯对自己进行的一些“非必要肢体接触”。

徒步快要结束之时,雷闯和陈雪一组进入北京。到达北京的当晚,雷闯在陈雪不知情的情况下定了一间大床房,并表示“做公益的人都很穷的,大家都是这样混着开房一起睡”。然后,就在当晚,雷闯在未经陈雪同意的情况下强行与她发生关系。

根据陈雪后来的讲述,当晚,雷闯在半夜过来脱自己衣服,安全套都是提前准备好的。

而受害者后来得知,被雷闯性侵过的,不是只有自己一人,而且其中多数都是像自己一样的徒步活动志愿者,或是雷闯所在机构的实习生。自己之所以在三年后选择站出来发声,是因为“还有其他受害者,不想让他继续当英雄”。

7 月 23 日中午,雷闯在个人朋友圈发布一则说明,承认了自己曾有性侵行为,“我想我已经触犯了《刑法》,我愿意承担相关的刑事责任,我在考虑向警方自首”“对于我的其他类似行为,我同样沉痛和后悔莫及?!?/p>

但也就在 23 日下午,雷闯又通过媒体又发了一份情况说明,他写到,“我与当事人的确是在徒步去北京时相识。在徒步的后期,我的确对当事人产生了好感,也有一些主动表示我好感的举动,当事人并没有直接拒绝 ?!辈⑶仪康魇录⑸?,自己已与当事人成为恋人,“至少在我看来,我们是‘恋人’?!?/p>

这样的说法得到了受害者和当时一起徒步的同伴的反驳。目前,北京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核实。

一个事件的发酵总会生出一众自认高明的看法。

雷闯的好友,“免费午餐”发起人、凤凰周刊记者部主任邓飞在某微信群里和一些媒体人讨论道:

雷闯做了什么,去承受对应的责任,付出代价,我们支持他勇敢面对,重新开启,毕竟他是我们公益一份子。

同时也有群员回应:是的,我们不用从道德上谴责雷闯们。

聊天截图一出,争议自八方而来。于是今天,邓飞在微博就不当言论道歉,称其只顾支持自己的朋友,没有意识到自己已严重背离事件重心,还粗浅复议他的行为是一个私德问题,聊天截图还给女生带来了二次伤害。

公益界的“性侵事件”雷声不断。

“公益人”冯永锋,又是另一个主人公。

巧合的是,冯永锋也是媒体人出身:1991 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1995 年毕业后曾在《西藏日报》和《光明日报》供职;2006 年底,举办知名环保组织“自然大学”,发起环保组织“达尔问自然求知社”。

7 月 23 日晚间,江苏南通的环保行动者刘斌在朋友圈发文,指控发起人冯永锋对其机构的女实习生和女性员工事实性骚扰,情节包括袭胸、暴打和强奸等。

24 日上午,冯永锋通过微信公号发布文章《是的,我承认,性骚扰是我欲望太邪恶,是对女性的不尊重》,作出回应,承认自己“性骚扰”的事实。冯永锋在文中称,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对酒一直不是太控制,有时候甚至放纵自己喝醉,“喝醉之后,情绪就会失控,易怒、好斗、容易与人发生冲突?!?/p>

3

2018 年的这个夏天,学术圈、大学里的一系列“教授”性骚扰事件的新闻,不停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据澳门媒体 6 月 29 日的报道,澳门大学一莫姓教授因涉嫌性侵内地女学生,26 日已被澳门警方逮捕,校方也已终止其职务。

7 月 8 日,5 名女性发出题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文章,举报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多年来利用调查、指导论文等机会持续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及女教师。

9 日下午,中山大学通过媒体回应称:“今年 4 月份,中大已经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基于调查核实情况,给予了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p>

7 月底,知名法学家、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赵秉志被举报性侵和强奸,后因生活作风等问题,被北师大党委予以留党察看、免去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停止招收研究生等处分。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数位北师大人士都介绍,赵秉志生活作风一直有问题,这次是“他被人‘下套’,拍了不少照片”,不过“他也是屡教不改?!?/p>

有意思的是,赵秉志一直是刑法界的扛把子,参与过刑事立法的工作,他还写过这方面的学术研究:强奸罪的正当防卫与特殊防卫权;强奸罪的理论认定;强奸罪的死刑适用等等。

......

当然还少不了一些陈年旧账。

颇具代表性的就是张鸣。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法天曾在自己的博客上曝出,2011 年,和自己一起录制过节目的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公知大 V 张鸣,对节目工作人员有过发送暧昧的骚扰短信的行为。

网络流传的骚扰短信十分露骨

之后两个人的嘴仗从未停过。自迈入 2018 年,性骚扰和性侵的话题不断,旧事又被重提。3 月 3 日,张鸣如此回应:

大学校园里的性骚扰事件不在少数。随着媒体的介入和女性的自我?;ひ馐都忧?,一些受害者开始尝试站出来,揭露一些不幸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回忆。

这是据不完全统计,2014 年至 2017 年发生过的高校性侵事实或传闻:

图片来自谷雨实验室

讽刺的是,2 月 12 日,张鸣曾经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中写过一篇叫《师德能管好吗?》的文章,对“师德”,张鸣是这样说的:

无论我怎么说,大学教授的道德状况,该糟还是糟,没有丁点改善,而且大有愈变愈坏之势。道德水准之下降,还不止表现在骚扰女生和做老板上,学术道德的败坏,招摇撞骗之恶劣,更是令人怵目惊心。有些教授,甚至是大牌教授,感觉真是没脸没皮,毫无羞耻感。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一旦没脸没皮,就无药可医了,什么恶心事儿,都能做出来。

这说的,好像是没错。

4

至此,“传道授业解惑”,似乎已经成了一种障眼法,“道貌岸然”四个字也终于有了具象化的解释。这些“知识分子”们,最后还是没能捂住自己曾脱下过的底裤。

虽然,性侵事件哪分什么圈子,每一个案例的发生都是人群中发生的那个“小概率”悲剧。但学术、媒体、公益......这几个圈子的频繁“爆雷”还是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学术界、媒体界甚至公益界已经变成了性骚扰的“高发地带”。

这些一向代表着知识、权威、正道、三观、正能量的字眼,正在被蒙上一层灰色。

演艺圈、学术界、媒体界、公益机构......这些“圈子”有着一些典型的特征,那就是行业中的女性数量较多,同时,行业的壁垒和门槛较低,行业层级分明。

“低层级”的人们通过“上位”,可以获得领域内的有限资源和呈指数级上升的回报,这就给了掌握着资源、掌控着晋级路径的“高层级”人士一个巧取豪夺的机会。

“我上过 100 多个女生;做过十几年的记者,认识无数圈里的人......”章文这句话背后,恐怕还有行业里 100 多种切肤的疼痛没有浮上水面。

不过好在,受害者似乎开始了觉醒和反击,不管外界是不是还有这样的评论:

“也许当时是自愿的,现在觉得受了委屈”

“潜规则都是存在的,不愿意就不要混这个圈子”

“三年前的事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说”

“性骚扰只是私德的问题,何必上升到对行业的道德批判”......

她们总算开始说“Me Too”了。

美国的“Me Too”运动,是 2017 年,女星艾丽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等人针对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多名女星丑闻发起的运动,目的是呼吁所有曾遭受性侵犯女性挺身而出说出自己惨痛经历,在社交媒体上贴上“Me Too”等口号标签,从而唤起社会对性骚扰、性侵事件的关注。

处理性骚扰事件,或许不需要轰轰烈烈的运动和标签化的噱头,对更多已经受到致命伤害的受害者来说,触目惊心的回忆和事过境迁的现状已不足以支撑她们喊出强硬的口号。受害者需要的,恐怕还是一个能够告诉她“该如何去做”的亲友,以及提供足够?;ちΧ鹊姆杀U?。

早在 2005 年 8 月,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就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妇女权益保障法的决定,首次把“性骚扰”这个词纳入法律文件,各地的地方政府也陆续对“性骚扰”的定义进行了一些明确的界定。

根据《大家》的报道,按照现有的法律法规,“性骚扰”是可以诉诸法律的违法行为,但如果说法律还有不够健全的地方,那就是对于实施了各种性骚扰行为,应该各自承担怎样的责任。另外,法律也没有规定,发生性骚扰应该如何追求部门和单位的责任。

相信过去发生过的很多性侵事件,都还安然地藏匿在冰川之下;同时,未来,谁都有可能成为那个不幸的小概率。

你看,蒋方舟、易小荷们已经勇敢站了出来,所以,You too?

-

本文由 Cuba Libre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4426.html

对于性侵事件中的受害者们来说,在被性侵之后站出来发声和维权的成本有多高?

新京报剥洋葱,公众号:剥洋葱people(ID:boyangcongpeople)

知名公益人、反乙肝歧视代表人物雷闯于这两日被举报涉嫌性侵。举报人的举报发出之后,雷闯先后两次发布了情况说明。对于关键事实的用词,雷闯的两次描述被认为有较大不同,一次为承认(举报)文章中的事实,一次则指出两人为恋爱关系。

雷闯涉嫌性侵的举报还在争议之中,与此同时发酵的涉嫌性侵害的案件不止一起。自然大学创办人、环保卫士冯永锋被曝涉嫌性骚扰;北大客座教授、《南风窗》公益年度人物袁天鹏被曝涉嫌性侵女学员;网剧《套路》女导演林淑贞发声明指出自己在??谂纳闫诩湓夂:绞苎捣苫Π啄承郧?;南京大学支教社团中多名女队员被当地游民骚扰......

我们终于不得不意识到,性侵害事件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更普遍。这可能并非因为近年来此类事件越来越多,而只是敢于说出来的受害者比之前更多。而就在部分受害者鼓起勇气说出一切时,我们也看到,根深蒂固的性别观念,仍然在压制着受害女性,使得她们被羞耻感压得喘不过起来。

“一定是你勾引了他吧”、“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等粗暴可怕的言论很容易就会阻挡讲述与坦诚的勇气;而另一些更为精巧的言论则会指责受害者应该更强大、更有智慧以免遭性侵害。所有的这些观念,都在实打实地加重着性侵害受害者的羞耻感,甚至成为压垮她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八党隼础庇卸嗄??性侵害案件中受害者的羞耻感为何如此强大?而可能的解决之道,与其说寄希望于个体的私德不如说是结构与制度的保障。

需要说明的是,文中部分用词使用“她们”并非暗指性侵害案件的受害者均为女性,本文为针对近期所曝几起性侵害案件所作,且其中较为明显地体现了“异性恋-男权”结构对女性的压制,在此语境下使用“她们”。

“说出来”有多难:有时候只是沉默本身,就足够摧毁受害者

一个当年的高中同学,在 2003-2016 年间,从短信时代到微信时代,十多年断断续续变着法子骚扰我。我拒绝加他的微信,他就借其他男同学的微信给我发消息,在同学群里各种“赞美”我。因为他在,我从没在那个群中说过一句话,最终无声退群。我讲给别人听,得到的最多的第一反应是:“他为什么找你?”,其次是“他结婚了吗?”——似乎如果他是单身情有可原。我跟关系最好的高中同学讲,她毫无迟疑地说:“我觉得他没什么坏心,他就是很欣赏你?!?/p>

就微信上的这么两句话,把我气得发疯,当时我虽然是打字,却感觉自己是在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喊:“我不需要他的‘欣赏’……你看不见他给我造成了什么影响吗?!”

▲不少女性在社交网络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并鼓励有同样被骚扰或被性侵害经历的人勇敢发声。

好友可能为我激烈的态度而震惊,再也没说什么,但让我沮丧的是,我并不相信她理解了我。我所经历的这一骚扰从未超出试图对话更严重的程度,然而在那漫长的时间里它给我造成的压力是无人所知的。有一年,我被提议去参加一个 NGO 圈的活动,却赫然在通知上看到这位骚扰者是嘉宾讲者之一。那一刻我的身体仿佛冻结在电脑前,心脏却狂跳……当然我没去那个活动。我经历了被骚扰者的普遍遭遇:退出工作任务或社会活动;主动被动的社会隔离;被否认、被质疑、压抑、恐惧、愤怒;当然,不能和那些因为校园和职场性骚扰而失学、失业、抑郁、自残、自杀……的女性的凄惨相比。

我没有办法责怪好友不站在我一边。是对她背后那整个大语境的预料和想象,让我沮丧无力。无须刻意表现恶意,只要相关不相关的人的几句话,甚至只是沉默,都已经足够召唤出一个对受害者压制乃至迫害性的结构,而这个无物之阵,甚至在性骚扰发生之时,不用等到受害者试图维权,就已经配合地开始摧残她的自我。

这里指的是,每个受害者都仿佛是所有其他既往受害者记忆与遭遇的继承者,像晶体簇中的每一粒都相互反射一样,能从被骚扰的那一刻起,开始唤出和重复所有其他人所遭遇过的内心折磨,像画外音一样在她心中强行播放着:“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我?”、“我什么时候做错了什么才会这样?”、“为什么我没能这样做或那样做?”……这些带着羞耻的自审自责,是被骚扰者内心困顿的起源。然而当然不是她们自己想不开,而是她们知道,在这个现实社会里被骚扰者注定将被致于什么样的无人负责的境遇当中。

▲2018 年 6 月 20 日,甘肃庆阳 19 岁女孩小奕在当地某百货大楼坠楼身亡,自杀前围观者曾多次怂恿她跃下高楼。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的情况说明披露,小奕在校期间曾被其高中班主任吴永厚猥亵。

有人把性骚扰受害者的应对模式分为三种:脱离、回避性协商与寻求支持。上述我的反应是第一种。至于“回避性协商”,20 年前自杀的某北大女学生高岩要求和骚扰她的教授建立“恋爱关系”就是一个例子。第三种模式中,首选寻求朋友或同事的个人帮助,最终只有极少数人能对质和提告。遗憾是,就这最后一种选择,有美国的研究显示,“正面杠”的勇敢并不能让受害者更多免于持续身心创痛,而被曝光的一些案例,例如甘肃庆阳中学生自杀事件在警告,“勇敢维权”的后果可能有多惨烈。

巨大的羞耻感从何而来?责怪受害者总能成功,甚至被她们自己所承认

如果聚焦于与性骚扰有关的文化与态度及其如何作用于受害者,可以识别出三种系列运作:羞耻、归咎与孤立。女性因性骚扰而在这几个方面的遭遇是在性与性别方面被规训与压制的反映,而性骚扰又恶化和凸显了她们的弱势。

羞耻是人类对性欲望的觉察和反应,《圣经》故事说人类因对裸体的羞耻而穿上了衣服,这并非真实的历史,而是反映了人类已经形成社会之后的羞耻感。但是在两性之间,不平等使羞耻更多成为女性的“专属”负担,阻止女性获取性教育知识,否定她们的性欲,贬低女性的性自主活动……这些广泛存在的教育与传播操作塑造出害怕、羞愧、不知所措、不能言说的女性社会性别特质,保证了男权社会及其成员对女性的性与身体的宰制,使性成为男性对女性控制与剥削性的使用。因此“异性恋-男权”体制下的性羞耻与性骚扰及其它类型的性暴力具有根本性的连接。

今天的中国女性还远不能广泛享受到去羞耻的性文化,虽然以女性的性和身体作为资源的露骨营销司空见惯,然而仍是建立在女性为男性的性对象的逻辑之上。

▲电影《嘉年华》剧照,图为电影中遭受性侵害的小文,她的妈妈在得知后的第一反应是给了小文一巴掌,并撕碎了小文的裙子,将小文的头发剪成短发。

当我们说性骚扰不是性,这并不是说性骚扰与性无关,而是反对用“自发”的性欲将性骚扰合理化,而需要凸显其侵权的属性,这也有助于受害者解脱与性有关的羞耻。但是主流文化仍然将性骚扰铺陈在“异性恋-男权”之下以男性欲望为主,女性身体为客的性传说中将性骚扰的发生视为男性“好色”“风流”,无法自控地被女性的性魅力吸引,将性骚扰的后果视为女性的失贞丑事。而女性被羞耻造就的面对性时的冻结与无能,则埋下她们为遭遇性骚扰而自责的伏笔。

谁应该为性骚扰的发生、经过和后果负责,无论是就常理还是就个案,都不是容易说清楚、有共识的问题。借用“公正世界理论”(编者注:社会学和心理学界一个颇受质疑和抨击的理论,在这种假说里,人们生活在一个公正的世界,得到的都是他们理应得到的:不幸的人所遇到的不幸是“咎由自取”,幸运的人则收获着他们的奖励。)来说明,如果认可现存的男权社会是一个“公正世界”,以及内含侵略性的男性欲望是不能且不需被管理的,那么性骚扰的罪错方就是被骚扰者。

“公正世界理论”各群体既得利益、不安全感和不自信合作支持的心态,通过归咎于受害者,剥夺她们的正当性,权力者和看客均获得笃定的满足。而且这种归咎总能成功,因为没有人能完美预防、应对和处理,这首先是因为性骚扰出于权力不对等,这意味着降等了受害者的选择;其次如前所述,社会性别规范早已深刻损害女性的应对能力?;贡匦胩岢龅氖?,即使没有前两个条件,也没有人能够做到保证完美应对种种非意愿遭遇——性骚扰只是非自愿遭遇之一种。因此受害者总是能被找出错误,而这又反过来强化了基于“公正世界理论”的性别归咎。

此外,还有两个因素强化了这个问题:第一,和公共场所陌生人之间的性骚扰不同,校园和职场性骚扰多是陷阱式布置,骚扰者在既有的人际关系的包装下试探进攻,步步为营,但又可以随时否认和抵赖,在心理和情感上操控受害者,逐步解除她们的武装,最终达到侵犯的目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受害者可能迷惑犹疑,不断“错失”说“不”的机会,最终陷于懊恼和自责。

第二,女性和其他被压迫群体存在所谓“双重意识”,即她们会掌握男权和压迫者的认知角度,并以之对自己作镜照审查和调整。受害者会有种种对骚扰者猜疑与谅解的内心戏:“也许我误解了他,也许他真的只是关心我?”而相应地,她们的自我认知,也可能是混乱不清与自相矛盾的,她们并不能够完全澄清自己的意愿并坚决依其行事。总之,对受害者的归咎总能成功,甚至也能被她们自己所承认。

个体与结构:性骚扰受害者并非孤例,而是结构性困境

性骚扰受害者的孤立并不是单独存在的,而同样是女性的社会性境况的表现。男人女人谁更容易孤立?如果将社会网络视为资本与地位的表现,那么男性的社会网络应该更强,但需要意识到女性更多用情感劳动为人际关系付出,虽然回报未必对等。不幸的是,男权的体制会促使男性结成利益共同体休戚相关,而女性则相互竞争并作为伴侣附属于男性网络,在这种境况下,她们容易因失去价值或冒犯男权而被抛弃及孤立。

因此性骚扰受害者的维权对她的社会网络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而许多人并不真正就性骚扰“三观”正确,就导致了她们得不到足够支持,远近的谴责与质疑则进一步加重她们的孤立。这些言论因此可以被视为与性骚扰有意无意的“配合”——当受害者孤立无援,加害者就可以放心遁逃。

我们可以将性骚扰及其文化支持均视为对女性的惩罚,其潜在的功能是在女性走出内闱进入公共和职业领域之后,仍然通过不断的打击和羞辱,限制她们的活动范围和能量,阻止她们的发展,保证她们不至完全摆脱男权的桎梏。

这一观点可以支持前述“性骚扰不是性”的观点:就作为一种现象的性骚扰而言,不受约束的男性个体欲望可以被理解为是一种完成性别权力的手段,或者说,骚扰者是个人出面代表男权社会向现代女性开具的变相“??睢?。即使自己没有遭遇性骚扰,其他女性遭遇的警告也会消耗女性的能量。

▲图为网络流传的微信群中对“雷闯被举报性侵案”的讨论截图,如同很多性侵害案件一样,在讨论中总是充满了对被侵害一方的质疑、指责甚至羞辱。

女性不能穿着暴露、不能上夜班、不能出差、不能与男性领导单独相处——种种以预防性骚扰和?;づ晕纳柚靡彩顾遣荒芷降染赫?。不过,“惩?!闭庖唤嵌仁紫扔Ω酶咛宓赜美蠢斫馐酝伎拐氖芎φ叩脑庥?,即所谓“荡妇羞辱”,就针对受害者的以儆效尤而言,非常有效。于是,也就可以理解,为何最近两位知名公益人士雷闯和冯永锋被迫承认有性骚扰行为之后,和这两位相关的微信群里发出了一些针对受害者的恶毒咒骂和死亡威胁——不仅是共振性的情绪宣泄,而是一种集体的暴力再宣示,在雷和冯屈尊道歉的时候,仍然要让受害者付出心理的代价,并且阻止更多曝光以免威胁到他们的同盟。

如何预防性骚扰?

如何预防性骚扰?有两种好心的手段比较没有“效益”:一是教育女性,二是教育骚扰者。这方面的实证证明与前文的论述一致,尤其是,须知女性没有义务也没有足够的权力、也不可能作为完美行动者去预防自己受害。预防性骚扰发生的关键,在于机构和社区的意志——是有罪不罚,还是严惩不怠。

研究指出,最重要的职场性骚扰单一预防措施,是加强机构管理。这不是说个人行为因素不存在,而是说,严格管理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有效阻止潜在的骚扰者。至于文化态度,是与制度互为表里,相互作用的,因此就文化所做的识别和辩论同样非常重要(虽然没有制度性的进展,文化态度可能未免沦为泡沫)。

美国自去年蔓延至今的反性骚扰运动,以个案和公共教育弥补了反性骚扰法律制度的不力,而又正在相当实用地促进制度的改良。而现在,一场洗礼也正要开始,所有为之出代价的女性,仍在等待被偿还。

-

文 / 吕频 编辑 走走

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新京报书评周刊”(ID:ibookreview)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如何看待章文性侵事件当事人发布声明:他试图通过「荡妇羞辱」逃脱罪责?

Leila Lu,人在俗世,谁人不俗

先回答问题:

通过荡妇羞辱为受害人打上道德引号,为性侵行为辩解,是古今中外、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的一个现象,可以说,也是被害人(尤其是作为女性被害人)处于弱势的一个体现。这种弱势是性别刻板印象的反映,同时更是性别歧视的一种反映——女性没有享受对于自己身体的支配权、没有权利享受性爱。

在所有的律政剧中,作为侵权人辩护律师的大招之一就是荡妇羞辱。受害者穿了什么衣服,是否经常出入酒吧等场所,交过几个男朋友,有没有纹身(别笑),长得漂亮还是丑,甚至父母行为有没有劣迹,你的私生活全部会被扒得精光。

21 世纪了,全世界范围仍在以荡妇羞辱作为受害者有错的论据,毫无疑问,代表着全球范围内,女性地位都不容乐观。

在男性被性侵的案件中会出现讨论男性混乱的私生活吗?我觉得应该很少。社会已经默认男性属于性别中强势的一方,如果你被性侵了,一定会有人跳出来说“你不够男人”“娘炮”“太骚”,相信我,绝对会有。甚至连被性侵的男性也会陷在这种受害者有错论中不能自拔。但是被性侵的男性绝对不是以个小数字。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2011 年的一份普查显示,曾经被 MR 的美国男性大致为总人口的 1.7%?!?/p>

这些观点和数据说明什么呢?

性侵案中的男性受害者和女性受害人都受到了不同方式的伤害。

女性所面临的最大的伤害就是,男女双重道德标准下,女性一旦曾经自主支配过自己的身体,就会被认为不洁、放荡。

克林顿和莱温斯基丑闻中,莱温斯基面对巨大的网络暴力,一众女演员的早期演艺经历永远是无良媒体炒作的污点,还有你在所有性侵案件中基本上只见到女性被性侵人的名字。为什么受害人总是选择沉默?也许我们该问问这个社会。

荡妇羞辱带来的不仅仅是受害人寻求救济的阻碍,是受害人选择沉默的最重要的理由之一,同时也是造成受害人精神创伤最大的根源。

受害者身体上受到的伤害只是精神创伤的原因之一,荡妇羞辱论带来的舆论压力以及受害者对于自身的怀疑和不断否定中的自我折磨才是精神创伤的根源。

所以打破性别刻板印象,实现性别平权,让受害者能够发声,让受害人敢于发声才是我们最终消除荡妇羞辱的唯一出路。

遗憾的是,中国刑法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把男性列为强奸罪的犯罪对象中,男性被性侵,至今只能以猥亵罪或其他犯罪起诉。

英国的情况:“2009 年,英国出台的《性犯罪(苏格兰)法案》及《2008 年性犯罪(北爱尔兰)法令》规定,男性可以是性犯罪者,也可以是性犯罪受害者。然而,目前英国还不能以“强奸”的罪名起诉女性,女性只能被指控犯有其他罪行,如性侵犯等?!?/p>


最近有感于中国的 me too 运动,花了一点时间整理了以下最近的高校导师花样性侵和侮辱的案例。

希望中国能够尽早出台针对校园的反性侵、反霸凌的具体措施(唉,虽然不抱什么希望)。

简单整理的,凑合看一下。


?男性被性侵的数据与真相

谁来?;ば郧职钢心行允芎φ?/a>

发生了对女性的不幸事件后,为何媒体报道会有总结「女性不要单独做某事」之类教训与经验的普遍现象?

匿名用户

我不知道是具体什么事件导致了这个提问。我对几个流行答案有些许不同意见。

在暴力事件发生之后,宣传「女性不要单独出行」等等,我认为是无可厚非的。

至少字面上,这句话并非对事情的定性,更不是指责受害者防范不够,只是对其他人的提醒。

但如果在具体宣传中,如果有人把这句话曲解为受害者有责任,这才是需要批评的。

安全建议是「有人出事了,大家当心,注意不要单独出行」。

受害有罪是「有人出事了,都是她不好,谁让她单独出行」。

这是有区别的。

问题中提到没有「男性/青少年不要单独出行」的建议……这不是我认知的情况。

如果一个地方治安很差,暴力抢劫很多,会有人建议「不要单独出行」,不论男女老少。

如果一个地方拐卖少年儿童比较猖獗,也会有人建议「青少年不要单独出行」。

根据治安特点,对特别容易受害的人群做出针对性的安全建议,这没有什么问题。

因此,如果一个地方针对女性的犯罪事件尤其突出,特别提醒「女性不要单独外出」是正常的。

这不是什么歧视。如果一个地方出现变态,专门攻击单眼皮,那就应该提醒单眼皮加大防范。

认同性侵犯大多由熟人实施,我认可「女性学会拒绝」是防范这些性侵的最有效途径。

但这不等于街头陌生人实施的性侵犯就不需要防范。这个事情上能多一点安全都不是坏事。

在当前社会文化背景中,通过性教育防止熟人作案是一个长期和艰难的大工程。要做但起效慢。

相比之下「不要单独出行」是一个简单明了、看上去行之有效,并且更容易被宣传被接受的建议。

我们现在针对熟人作案,做到的、能做的,都少得可怜,但不等于我们就不要防陌生人作案了。

有人把「不要单独做事」曲解为「搬回父母家、随便结婚、雇个保镖、甚至辞职」。

请不要夸张。就是找个朋友一起上下学/班,边走路边聊天而已。这并不是什么苛求。

这并不是让人「不要生存」,只是让人「小心」「做好防范」而已。

犯罪暂时无法根除的情况下,这个建议合情合理。

给出这个建议,可以同时努力对付暴力犯罪,并不是「为暴力张目」。

在一个出租车司机经常被抢的环境中,建议一位司机不要开车,也是很正常的。

我是男生,我自己在治安差的地方,也会尽量结伴出行。有人在旁边,出事了也有照应。

这就像有陌生人入室时给熟人打个电话让对方听着一样,只是一个防范措施而已。

从受害人的经历中总结经验教训,这未必是指责受害人「防范不够」,只是为其他人提醒。

有人被攻击了,那么其他人把自己的防范级别调高,至少高于受害人所做到的,这有什么问题?

这个提醒也许并不能防止大部分侵害,但并不是没有意义,更没有必要上升到歧视。

等有其他事情证明了说话人是在指责受害人了,再批评不迟。单从题目中我看不到证明。

如果你关心女权,

我认为应该做的是纠正那些「受害者有罪」的曲解,帮助大家正确理解这些建议。

宣传防止熟人作案,并不一定要去阻止其他人防止陌生人作案的宣传。

两方面的宣传(公安机关和性教育者)应该互相合作,而不是竞争。

==

补充:

为什么没有承认人性黑暗面,教导如何排遣作恶念头的舆论引导?

不仅针对女性的犯罪没有这样的专门引导,针对所有犯罪都没有这样的专门引导。

这样的引导本来是教育的事情。如果有人已经走歪,那引导就是社工、心理医生、警察的事情。这怎么都不是公共宣传的事情。

公共宣传就应该给这些简单明了容易操作的建议,而不是系统参与到教育工程中去。

现在公共宣传的问题是没有性教育的内容,这是大问题,但不是本题的范畴。

许多女性不得不单独出行,因此建议没有可行性?

这个建议很有可行性。

也许你无法实施,也许很多人无法实施。但是还有很多人有条件实施。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才叫「可行」。因为对你不可行就不让提,这是有多自私?

请把建议理解为「尽量避免单独行动」。我是男生,旅游途中我也是这样做的。

到了治安差的地方,能不单独行动就不单独行动,结交些朋友一起行动。

必须单独行动的话,就按照建议的精神,从其他方面提高防范。人是活的,不要死扣字眼。

「雷雨天远离高大树木」对林区居民也不现实,但是这样的建议仍然很有必要。

欢迎关注知乎专题页???面对性侵 不再沉默

?

?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地球之肺」蒙上阴影 亚洲城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