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来,看看这篇给蔡徐坤律师函的「改错」是如何让人尴尬到脸酸

图片:slightly_different / CC0

如何评价蔡徐坤宣称将起诉哔哩哔哩?

红糖小糍粑,我终于有猫了

亚洲城ca88 www.esellerproimages.com 实名反对给蔡徐坤律师函改错的高票回答。

如何评价蔡徐坤宣称将起诉哔哩哔哩?

原作者洋洋洒洒改了这么一大篇,其实是鸡蛋里挑骨头。这实在是一篇不能再标准的律师函,如此改法无异于碰瓷。

他将一篇明明正常的律师函改得千疮百孔,强行建立“蔡徐坤的律师也很菜”的嘲讽链,即便我本人很反感蔡徐坤,也认为这并非磊落之举。

可以断言,这篇所谓的“勘误”文是出自于一个有一定法律知识但在实务方面(尤其是法律文书写作)知识基本空白的人之手。


首先,我们讲讲专业背景的可信赖度。

光从阵容来看,这两位律师都是娱乐传媒法律服务板块的佼佼者,也都是合伙人级别的律师。其中一位还是法官转业,自然谙习法律文书写作技法。

http://www.joint-win.com/Cn/lawyer/lawyer/id/118/catid/47.html

?

管理合伙人 - 上海天尚律师事务所 LAW VIEW PARTNERS

当然,光“诉诸权威”是站不住脚的,他们自己也不一定就是这篇律师函的操刀者。

那我就一个个地来说明,这篇所谓的“改错”为什么让人尴尬到脸酸。

?


0.律师函不给幻电而给上??碛槊挥写?。

这儿原作者虽然没有挑刺,但网上很多人都认为这封律师函弄错了对象。

其实,在“信息网络侵权”这事上,它还真没弄错对象。

如今的哔哩哔哩已经是一个集传播和制作为一体的带型商业帝国,自然不止一个组成部分。那么幻电、尚世、宽娱这么多公司都是经营体,谁负责应诉这事儿?

首先看看哔哩哔哩弹幕网的入网备案,即沪ICP备13002172-3号。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进行互联网ICP备案查询,哔哩哔哩弹幕网的备案号不在幻电名下,而在宽娱。

?

看完了基础的备案证,再看哔哩哔哩的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同样,哔哩哔哩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也在宽娱名下。

?

末了,再看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根据公开报道,哔哩哔哩与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其编号0910417的视听网络传播许可证同样在宽娱名下。

综上,在涉及哔哩哔哩弹幕网的信息网络传播问题时,律师函寄给主办单位宽娱才是对的。像北京优朋普乐和爱奇艺,在信息网络侵权案件中也都是对该公司进行了司法诉讼。

本事件涉及的是网络侵权的连带责任,敬告的自然是网络服务提供者。诉讼就看名义主管,不管你内部实际分工。


1."下称”和“以下称”联用顶多不美观,但绝对不算错误。

要知道,《律师告知函》只是事前敬告性质的函件,并没有法律强制力。虽然也算法律文书,但不必要在细节上也字斟句酌。

即便是判决书里出现了某某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和某某某某公司(下称某公司)这类连用,根据法官的个人要求不同,也不一定要改成对称,更不影响文书本身的效力。


2.《民法总则》和《民法通则》并不是新旧法替代关系,总则的出现并不意味着通则的失效。

这是原作者犯的最大错误,也是一个常识错误。他认为新出的《民法总则》已经当然地取代了《民法通则》,所以不可以再引用通则的内容。

简单来说,在没有出台完全体的《民法典》之前,两法因为覆盖面不同,现在都是有效的。总则没有规定的自然还是看通则,两者有冲突的则以总则为准。

这里是对公民权利的表述,两法内容是无冲突的分别论述,因此并不妨碍律师在同一问题上进行双重引用。


3.律师函在起敬告作用时,没有穷举法条的必要,为行文美观也不可能穷举。

这里的民法和刑法两大类法条并举,只是对法律风险的一种概括性提示。而且《侵权责任法》规定的侵权法律后果也只是民事责任,这里并不算遗漏了一阙。

而且,律师函不是判决书,这是单方的罗证并不是裁判,不需要穷举所有的适用法条,也不要求引用一定合理。

就算《侵权责任法》要写,也得考虑篇幅。否则,光是举出第三十六条,这里就需要又一大自然段,显然不合理。


4.“贵司网站”并不需要定义。

因为宽娱拥有哔哩哔哩弹幕网的多证,属于主办单位,理解为“贵公司旗下的网站”就没有问题。第一段论述里已经建立了宽娱和弹幕网的利益关联,不需要再定义。

这里只是精炼了表述,两个名词连缀读起来有点拗口罢了。


5.为了严谨就不能说“许多”和“大量”?

这是原作者犯的又一个巨大错误,直接让人怀疑他是否有过法律实务经验。

他认为为了措辞严谨就不能用形容词和程度词。实际上,这是不可避免的。

其一,单方的文书(律师函、起诉状等)和裁判文书是不同的,裁判文书是中立的,以查明的事实为准,单方文书是利己的,自然需要大量带感情色彩和起强化作用的词语。

其二,即便是判决书,除了把程度已经明确量化的部分,也同样无法避免程度化论述,譬如“显著影响了…”、“严重伤害了…”和“造成了恶劣的…”等。


6.第三自然段的“上述内容…刑事犯罪”这一部分的修改病句看似有理,但是不符合实操。

且不说这只是律师函,判决书也不会有如此严格的文字标准。而且,在判决书中就有原文引用庭审笔录当事人陈述的部分,难免会有标点问题和主谓宾缺失。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我相信大部分的判决书给原作者也能被修改病句。


7.“造成了极大的社会不良影响”和“显而易见”文中不带具体描述,其实没有问题。

一是律师函本就在利己的立场,说结论本身就不一定要摆证据。

二是律师函往往有初步证据的附件,既然有后附的内容,原文就不需要再如原作者要求那样用括号打上“详见后附”,因为都是一并装订和加盖骑缝章的,本就视为一体。

这里我又发现了原作者的小失误或者小心机,ps掉了原文的骑缝章。原文有骑缝章就说明是多页,第一页律师函已全,后附的很可能就是证据页了,所以文中很多的表达肯定就不需要事无巨细再说一遍了。

?


8.“理应”就一个词语,还需要什么法律依据?

又又又来了,作者认为说什么话都要把法律依据附在后面。哪怕是“理应”一个词语,也要说清楚“根据什么理”。

还不得不提一点,虽然明星的律师函有表演性质,但律师函的实际发放对象往往是对方公司法务,有些东西行内人不说也知道是什么,是没必要条条款款写明的。


9.第五自然段进一步暴露了作者的法律水平。

第一,“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才是法律文书里常用的正确表述,作者纯属用朴素语感瞎改。

第二,原文用的是“积极技术措施”,作者居然认为该改成“积极主动地采取措施”,直接暴露了他不知道“技术措施”是一个涉网常用法律术语,也不知道需要网络服务提供者避免平台连带责任需要“积极必要措施”,还以为“积极”应该是形容词…

第三,“断开链接、屏蔽和删除”是《侵权责任法》明文规定的网络服务提供者适用避风港原则的必要措施,不同的侵权内容当然并行不悖。而且断链不等于销毁数据,要求平台删除的遗忘权已经是另一种权利(Right to Be Forgotten),对同一内容当然可以同时存在。作者居然还在反问到底是删除还是屏蔽,断开了怎么删除…


10.后续作者又开始用自己的语感偏好强行改词。

侵权链接、侵权内容或侵权信息,这三种表述没有明显区别,完全可以混用,因为后续的附证完全可能存在文字、图像和视频等多种形式。

“采取民、刑等一切方式”这句话哪里有问题,我黑人问号。


?

综上,如果说这篇文章有问题,那也只是一些语句的组构不符合语文考试应试标准,还有一些表述的方式不对味作者的语感罢了。

作者的这篇文章,暴露了他自身一些问题:

1.缺乏最基础的法律常识

2.不清楚常见的法律术语

3.对于法律文书的准确性有相当刻板的认知

4.不了解律师函的性质

5.对论证的认识是不能后附,必须当即穷举

6.相当迷信自己的语感

7.也许是为了佐证自己观点就p掉骑缝章

?

当然,也展现了他的一个优点:

知道大家喜欢看什么,哪怕是瞎说。

?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地球之肺」蒙上阴影 亚洲城ca88